返回

神藏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六百八十九章盛极必衰上(第1/2页)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“好,我这次找点特殊材质编织的绳子给你串起来,就是用剪刀都剪不断……”

    方逸点头答应了下来,他能感受得到,柏初夏喜欢这件礼物的同时,更加喜欢礼物本身的意义,方逸相信自己就算是送一件不值钱的东西,柏初夏也会很珍惜的。??  ?

    这种相知的感觉,让方逸心里十分的舒服,因为这是一种心灵上的交流,对于修道十多年的方逸而言,他的感觉无疑要更加的强烈一些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们俩别在这里酸了,方逸,寿也拜完了,礼也送完了,要不要我送你回去?”

    卫铭城打断了方逸和柏初夏的对话,场内这么多人里面,也就只有卫铭城和蒋南是单身了,所以他受到的刺激也是愈的强烈,反倒是蒋南心中很坦然,见到事不可为,他也就打消了心里的那点想法。

    “你在这里还是去我那里?”方逸很自然的看向了柏初夏,他问的十分坦然,眼睛清澈的不带一丝杂质。

    “我还是留在外公这里吧,一年也见不到他老人家几次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方逸的话,柏初夏的俏脸微微现出了一丝红晕,不过和方逸对视了一眼之后,柏初夏才知道方逸纯粹是邀请她去家里居住的,绝对没有什么私心杂念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,这才哪跟哪啊,就想带我表妹回家?”

    旁边的卫铭城可没看到方逸的眼神,当下不满的说道:“方逸,我可警告你小子,要是敢对初夏乱来的话,我……我们这帮兄弟可饶不了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卫铭城原本想说自己饶不了方逸,但话到嘴边才想起来,他在方逸手上两次都没能讨到好去,是以在话中把卫家几兄弟就都给拉上了。

    不过卫铭城这么一说,也等于变相承认了方逸是柏初夏男朋友的这个事实,其实在知道方逸送给柏初夏的那枚古钱价值千万之后,卫家的这些人从心底对方逸也是有了几分好感。

    诚然金钱不能代表和衡量什么,但方逸年纪轻轻就愿意在柏初夏身上一掷千万,这就是很多功成名就的富豪都做不到的事情,更何况方逸在将古钱送给柏初夏之后,又一直在隐瞒着古钱的价值,这说明方逸并非是在用金钱攻势和柏初夏交往。

    尤其是卫铭城的那几个嫂子,心中的这种感觉非常的强烈,她们自问如果是自己在年轻的时候遇到这么浪漫的事情,会不会也喜欢上这个年轻人,包括卫三嫂在内,答案全都是肯定的一个字……会!

    “卫铭城,你皮痒痒了是吧?”听到表哥的话,柏初夏的脸上顿时现出一丝红晕,拉着方逸就往外走,口中说道:“我和方逸说点事,回头你再送他回去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柏初夏和方逸的亲近举动,蒋南和堂姐对视了一眼,同时叹了口气,两人都知道,在这件事上,蒋南的机会已经不大了。

    门阀世家的婚姻,的确讲究门当户对,但是对卫老爷子而言,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,关键是老爷子能否看得入眼,只要老爷子点了头,相信柏家的阻力也不会太大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方逸本人也是非常优秀的,虽然不知道他现在的具体身家有多少,但能送得起柏初夏价值千万的古钱币,恐怕也是身价不菲,更何况方逸还是白手起家的,这一点尤其会被老辈人所看重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“方逸,这枚古钱真的那枚贵重吗?”来到了柏初夏的房间里,摊开了在外面冻得通红的小掌心,柏初夏仍然有点不敢置信,只是一枚金币而已,居然能价值千万?

    “古玩的价值都是被人炒作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方逸十分自然的握住了柏初夏的手,一股热力传了过去,口中说道:“物以稀为贵,现在这种钱币数量很少,有人追捧的时候它可以价值千万,但要是一下子出现个千儿八百枚的,它很可能也会一文不值。”

    “在我心里,它就是无价之宝!”柏初夏甜甜的说道,她从小到大也收到过不少礼物,但没有一件会让她如此看重的。

    “等一会爷爷他们商量完事情,我带你去见外公!”

    柏初夏很清楚,虽然方逸在各方面表现的都很优秀,但仅是孤儿这个出身,就会让他们的事情遇到很大的阻力,所以这事儿还得老爷子给个明确的态度才行。

    而且柏初夏还知道,外公最喜欢的就是有才华的年轻人,两人如果再深入交谈下去的话,外公一定会喜欢上方逸的,到时候老爷子句话,柏初夏的父母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下方逸了。

    “好,我正好还有些事说给你听,初夏,到时候你和外公说好吗?”方逸闻言点了点头,从卫铭城大伯和二伯的脸上,方逸看出了一些事情,不过这事儿他没法直说出来,还是要借柏初夏去转述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要我和外公说?是关于我们家的事情吗?”柏初夏闻言愣了一下,她看到方逸的神色很严肃。

    “初夏,你相不相信我?”

    方逸的话又是让柏初夏愣住了,抽开被方逸握住的手,柏初夏嗔怒的白了方逸一眼,说道:“这个房间是外公留给我和妈妈住的,除了打扫卫生的人之外,就只有我和妈妈两个人能进来,现在你坐在这里,你说我相不相信你?”

    “哎呦,原来他们刚才的眼神是在羡慕我啊?”

    听到柏初夏的话,方逸不由笑了起来,他现自己把气氛搞得过于严肃了一些,当下说道:“你们都是唯物主义者,我怕等会自己要说的话被你当成封建迷信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那种老顽固,你说吧。”柏初夏的好奇心被方逸给勾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从小是给师父长大的,而我师父又是个道士……”

    方逸沉吟了一下,开口说道:“师父天文地理无所不精,他也懂得一些占卜相面之术,我学到了师父本事的一点皮毛,所以也懂得给人相面,我今儿看了你大舅和二舅的面相,似乎不是太好!”

    “嗯?我大舅二舅怎么了?”

    甭管相不相信占卜问卦趋吉避凶的这些门道,但乍然听到方逸这样的话,柏初夏还是有些着急,而且她也知道方逸有些不为人所知的本事,能说出这番话来,方逸未必是空穴来风的。

    “官运不振,仕途恐怕会走到头了,而且可能还会出现一些波折……”

    方逸把自己从二人气运中观察到的东西很说了出来,柏初夏的大舅还好,估计只是离休,但柏初夏二舅所显示出来的气运却是有些麻烦,印堂紫中黑,稍有不善恐怕就不仅仅是罢官免职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不可能吧?”

    柏初夏连连摇头,“我大舅是年龄快到了,退下来很正常,但我二舅现在正处于上升阶段,他应该是填补我大舅退下来的空白,怎么可能会仕途走到头呢?方逸,你是不是看错了呢?”

    柏初夏虽然对于官场上的事情并不热衷,但毕竟出身于这种家庭里,平时耳濡目染听得也多,对于卫家的政治形态也很了解,她知道二舅开年就会进入到军队的核心层,这几乎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像是卫家这种在军队里根深蒂固的庞然大物,其影响力根本就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,又有卫老爷子作为定海神针一般的存在,柏初夏实在是想不到谁会来针对卫家,谁又有能力来对付卫家。

    “涛生云灭,大势如此,不是人力所能左右的。”

    方逸摇了摇头,他隐然看出来了,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