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神藏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八百五十六章国石(第1/2页)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卫铭城的话,让车内的气氛一时间变得有些尴尬,方逸看出了华子易脸上的不自然,连忙开口说道:“华哥,咱们这国石的评选,是个什么章程啊?是不是让老百姓来评选国石?”

    方逸现在虽然在玉石雕刻这一技艺上能称得上是大师级的水准,但是对于玉石,他了解最多的也就是和田玉和翡翠了,至于其他一些品类的玉石,由于接触太少的原因,方逸大多只是耳闻罢了。

    如果让方逸来评选的话,他肯定会将和田玉列为国石的,毕竟和田玉在国内历史悠久,历史上的很多宝玉都是出自和田玉,也最为世人所知。

    “老百姓来评选?那是国外才可能发生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听到方逸的话后,华子易不由失声笑了出来,摇了摇头说道:“其实候选的玉石都已经评定出来了,这次是要从那些候选玉石中选出国石,评定的人自然是玉石方面的专家。”

    为了这次的国石评选,宝玉石协会将各省市的玉石专家们全都请到了京城,让他们引经据典,来阐述各个玉石的优劣之处,最后也是由这些专家们投票,来挑选出最终的国石归属。

    “全国各地的玉石专家,那我老师来不来?”

    方逸闻言愣了一下,余宣在古玩杂项和玉石行当可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大腕,他在回国之前曾经给余宣打过电话,倒是没听到老师说起过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余老前几天就来了呀,你不知道?”华子易有些奇怪的看着方逸,说道:“余老是此次国石评定委员会的主任委员,他怎么可能不来?我还以为你们一直都有联系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前几天给老师打过电话,只是那会我不知道自己要来京城。”

    听到华子易的话,方逸一阵汗颜,早知道老师在京城,那挑选印章石的事情就不用找华子易了,谁手上有好东西,相信老师要比华子易更加清楚。

    “这次评选规模不小,不光是玉石行的人到了,别的行当也有不少人都参与进来了。”华子易说道:“我的老师这几天也一直在那边,方逸,上次你见过的李景阳老师也在,估计你去了能见不到不少熟人。”

    但凡在前面加个国字的事情,这事情一准小不了,就像是以前评选国花国宝,都在社会上引起过很大的轰动,这次评选国石也是如此,方方面面的专家几乎齐聚一堂。

    方逸虽然入行时间短,但有孙连达和余宣这两位老师在,他在圈子里的人脉可不一般,上次拜师的时候,考古收藏以及玉石行当一些头头面面的人物几乎都到了。

    “我得先给老师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方逸拿出手机,按照记忆中的号码拨了过去,他虽然不经常使用手机,但记性却可以说是过目不忘,只要看过的号码,方逸都能牢牢的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电话接通告知老师自己在北京之后,方逸被余宣在电话里一通埋怨,在方逸之前,余宣也收过不少的学生,但唯独这个关门弟子的天赋最高,但麻烦事也最多。

    用余宣的话说,当初在野人山发生的事情,就已经让他少活了好几年,而去年方逸在柬埔寨失踪,让余宣和孙连达又是挂念不已,要说方逸是余宣最能折腾的一个学生,那一准没错儿。

    在来到国石评选的场馆之后,华子易又一次见识了那车中通行证的威力,卫铭城只是随手翻了一张放在了玻璃处,就直接将车开进了民族文化宫,里面的工作人员还殷勤的给他们让出了一个专用车位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以后再敢这么折腾,老师我就把你逐出师门!”

    方逸走进场馆的时候,接到电话的余宣已经等在这里了,看到消失了差不多快一年的方逸,余宣的神情微微有些激动,不过还是绷着脸训斥了方逸几句之后,这才说道:“你回国不先回家,怎么跑京城来了?我那孙老哥可是为了你的事情掉了不少眼泪,你也不先回去看看?”

    其实这次本来孙连达也受到了国石评选委员会的邀请,不过孙连达为了在金陵等方逸,就给婉拒掉了,没成想方逸一个招呼没打自个儿跑来了,这让余宣也是有些生气。

    “老师,我这次来是有别的事情,卫哥找我有事。”方逸有些愧疚的说道:“我本来以为来了很快就能回去的,谁知道又有些别的事情,这样吧,我三天之后就回金陵见老师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别回去了,我那孙老哥坐今儿下午的车过来。”

    余宣没好气的瞪了方逸一眼,开口说道:“你孙老师这辈子学生满天下,但真正能传到他手艺的弟子就你这么一个,你可别伤了他的心啊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,我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方逸很认真的点了点头,这世上能让方逸从内心亲近的人并不多,出了师父和柏初夏之外,儿时的两个玩伴三炮和胖子也能算上,至于下山之后,也就是孙连达和满军这两个真心帮助过他的人,才能让方逸发自内心的接纳。

    “知道就好,行了,里面有不少的长辈,大多都是你见过的,我带你进去见见他们吧,对了,小华,老秦也在里面呢。”当着柏初夏和卫铭城华子易的面,余宣也是点到即止,没有再训方逸。

    “老师,我这次来,还有点别的事。”

    看到余宣转身要走,方逸连忙拉住了他,这会儿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了,要是再和那些长辈们一通见礼,估计等到自己想挑选玉石的时候,这场馆里的人都要走干净了。

    “哎,我说你小子,不是专门来看我的啊。”余宣被方逸给气乐了,刚才他还当着一些老朋友的面夸赞方逸有孝心,知道自己在这里之后赶着过来看望自个儿呢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来看老师您的,顺带着办点儿事。”方逸嘿嘿笑了起来,他知道余宣老师为人随和,刚才那话指定是在和自己开玩笑的。

  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