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司礼监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九百八十五章 你死了,就是交待(第1/2页)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别人关心的是王曰乾供出来的谋反大案,关心的是孔学和王三诏等人是如何密谋造反,关心的是这件事和郑贵妃究竟有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魏良臣关心的则是首告之人,他想知道王曰乾为何要跑皇城里面放铳。

    身为锦衣卫的百户,王曰乾不可能不知道宫禁放铳是什么后果。

    但他依旧这样做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明知必死的事,却仍要去做,除了他不做也没有活路外,魏良臣真的想不到有其它合理解释。

    总不能说这位锦衣卫百户真是失心疯了吧。

    “说说吧,你不把这事说清,咱家很难相信你所说,也很难帮到你啊。”

    魏良臣说完,伸手弹了弹秀发,最近在海上颠簸他这头可是始终不曾洗过。

    屋内油香味重,引得苍蝇到处飞,不少苍蝇好像挺喜欢他魏公公的油头,这让公公不胜烦燥。

    王曰乾默默看着魏良臣在那赶苍蝇,并没有露出耻笑的表情,也没有露出惊慌的神情,只在那定定看着。

    魏良臣也不急,他是赶时间,可不赶在这片刻。

    约摸数十个呼吸声后,王曰乾开口了,他问了魏良臣一个问题:“可是贵妃娘娘让公公来审讯于我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魏良臣摇了摇头,心道这王曰乾倒是精明,但让他审案的是皇帝,而非贵妃。只这不需他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见对方否认是贵妃派来,王曰乾一怔,继而竟是问道:“如此说来,公公是奉马公公之命了?”

    马公公?

    魏良臣目光闪烁了一下,仍是摇头,道:“王曰乾,你不必管咱家是谁派来的,咱家但只给你一句话,咱家能把你从刑部大牢弄出来,你的生死便都在咱家手中捏着。”

    “公公是威胁我么?”

    王曰乾倒是不怕了,也是笑了起来,“我若是怕死,也不会做那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

    魏良臣起身负手走到王曰乾身边,“怎么咱家觉得,你正是因为怕死,所以才要在皇城放铳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王曰乾双手微动了下,继而一口否认:“公公怕是想多了,世上哪有蠢人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吧。不过除了惊动陛下,咱家真的想不到还有什么法子能够保住你的命。”魏良臣似笑非笑的看着王曰乾。

    王曰乾拖动脚镣转过身,苦笑一声道:“陛下现在怕是恨死我了,如何会保我的命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恨的不是你,而是你供称的那些人。”魏良臣道。

    王曰乾神色有些黯淡:“陛下不恨我,也有人恨我。陛下不杀我,也会有人杀我…我所告之事,干系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魏良臣赞了他一声:“你倒也晓事。”

    “都进了东厂了,不晓事的话,难道等着公公折磨于我么?”王曰乾将手上的铁链抬了抬,手腕上满是淤青。

    “咱家觉得咱们可以好好说一说这事,不用像其他人那般,有什么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魏良臣回到椅子上坐下,淡淡道:“这世间事,有一就是一,有二就是二,你问我答,我问你答,直来直去,把事情弄明白了,不挺好么?干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