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天启之门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四百八十五章 【确定一件事】(第1/2页)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【因为昨天请假没更,所以这章六千字,算是二合一章节,多出来的,就算补掉昨天的啦~】

    第四百八十五章【确定一件事】

    “所以呢?也就是说,现在乔逸峰的女儿已经彻底消失了?”

    蓝海坐在自己的房间里,他的手指在面前的桌面上敲了两下,垂着眼皮,表情不悲不喜,似乎看不出有什么波动。

    黑西装站在蓝海的面前,表情很严肃,斟酌了一下后,才缓缓道:“情况大体就是这样的。我已经确认过了,包括乔先生身边的人,机组成员,以及公司的助理。都已经在认知上出现了偏差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认过的人,都是非觉醒者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全部都是非觉醒者。”黑西装想了想:“目前来看,乔先生身边的人,觉醒者连同我在内一共有四个人,其他的三个团队里的成员,我没有贸然去确认,而是发现了异常后,就先行汇报了。”

    蓝海这才抬起眼皮来,他的目光很平静,点了一下头:“你做得不错。”

    黑西装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认知上的偏差,而且是发生在普通人层面上的。将一个人的存在彻底抹去消失,这种事情,毫无疑问只有系统才有如此能力,也只有系统做的出来。乔逸峰的女儿彻底消失了……那么……”蓝海沉吟了片刻,缓缓道:“这样,从现在开始,乔逸峰身边的贴身铠甲人员更换,你继续留在他身边,其他的三个人都立刻调回零城总部里。缺的人手,我会从外勤组抽调人给你补齐,选择对乔逸峰家庭情况不熟悉的人调入就好。

    总之,你尽可能的不要惊动乔逸峰,不要让他自己发现这种变化——嗯,既然他的记忆也被修改了,那么他自己主动发现的可能性不大,除非是有人告诉他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,我一定守口如瓶。”

    蓝海眉毛挑了挑,看向黑西装:“我当然是信得过你,你是团队里的老人。我说的,是其他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您是说,陈小练?”

    “我怀疑,乔乔肯定是出了什么巨大的变故了。”蓝海皱眉,叹了口气:“看来我要出去一趟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真的,没有复活的希望了么?”罗迪狠狠的将一杯啤酒灌下肚子里,再将酒杯拍在桌上,看了看面前的空瓶子,皱眉高声道:“老板,再来一箱!要冰的!”

    陈小练捏着酒杯,一口一口的喝光,他虽然没有大口灌,但是一口一口的喝着,却绝不慢。他放下空杯子后,深深吸了口气:“我不知道……如果是觉醒者的话,现在乔乔应该是被刷新成了普通人。而彻底消失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?”罗迪吐了口气。

    陈小练感觉到嘴巴里有些发苦,他低头想了一下: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GM呢?难道不能找它问一问?死了就真的不能复活么?”

    陈小练心中一动,他倒是想起了一个可能性。

    漏洞者,死后不能复活。

    那么……找GM或许没有用,可是,找伞先生呢?

    当初伞先生他们那些人,才是真正的第一批漏洞者吧。

    或者说,即便不能确定伞先生是不是第一批,可终究是比自己要更早。

    那么伞先生那一批漏洞者,死后有人复活么?

    恐怕没有。

    如果有的话。那么伞先生现在就不会一个人这么孤单了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会不会有意外?

    陈小练心中一动。

    白起!

    伞先生和白起的关系很奇特,那么推理说起来,白起可能是伞先生当年的同伴,白起可能也是漏洞者?

    那么……白起现在的状态?

    唯一的问题是,白起当年是不是死过一次!

    还是他没有死,而是被人害得变成了后来的那种样子。

    从一个漏洞者,变成了一个副本里的BOSS。

    这种变化……

    “既然都有可能,那么……复活已经死掉的漏洞者,谁敢保证就一定做不到?”陈小练心中暗想。

    这是一家路边烧烤摊,环境嘈杂,就在隔壁一桌,几个男人正在拼酒,还有人嘴巴里叼着香烟划拳,叫叫嚷嚷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是罗迪和陈小练从前经常喜欢来的一处烧烤,按照陈小练的说法:这家的烤脆骨全金陵一绝,其实罗迪吐槽过,陈小练根本就是觉得这里距离他家近,每次约他出来宵夜,他懒得跑,才会来这家。

    自从卷入了这个游戏之后,这几个月,两人还是第一次来这里。

    罗迪默默的又给自己灌了一杯啤酒,地上的一个啤酒箱已经空了,他咬了咬牙齿:“现在身体强化过了,酒量也见涨,想喝醉都不行么……”

    陈小练看着罗迪,缓缓道:“真想醉的话,喝什么都能醉。”

    “别和我扯淡!”罗迪瞪着陈小练,深深吸了口气:“你知道吗?我现在真的很想揍你一顿!狠狠的揍你一顿!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没有表现出伤心的样子?”陈小练犹豫了一下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******不是对不起我!是乔乔!”罗迪一拍桌子!腾的一下站了起来:“陈小练!你到底是怎么回事?我认识的那个陈小练,绝不是薄情寡义的人!如果不是因为我认识你很多年,我很了解你,我现在真的会以为,你根本就没对乔乔有过真心!!我这个朋友都会因为她的牺牲而悲伤落泪,你!你……”

    他指着陈小练,手指颤抖:“你他妈就好像个没事人一样!!”

    说完,啪的一声,罗迪一拍桌子,顿时桌上的酒杯和餐盘全部都翻到了地上去。

    身边一桌人,听见了这里的动静,扭过头看过来,还有一个面相凶狠的光头,瞪着眼睛看过来,骂骂咧咧两句。

    罗迪眉毛一挑,陈小练却一把按住了他,沉声道:“好了,你想问我什么,我全都告诉你就是了。别在这里闹。”

    罗迪哼了一声,看着陈小练。

    他的眼睛忽然就红了,攥着拳头:“小脸!是我,这是我啊!如果你在外人面前是强撑着自己,不想让团队里的其他兄弟看到你的软弱,那我理解你!现在就我们俩,又没外人,你不用继续强撑。你可以哭,可以醉,我做兄弟的陪着你!小脸!你想哭的话,我陪你痛快的醉一场就是了!但是……你怎么可以表现得这么冷漠?”

    陈小练沉默了一下,他默默的给自己倒了一杯酒,一口灌下去,喘了口气,盯着罗迪,然后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心脏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为什么,我这里,就是空空的。”陈小练的语气很苦涩:“我也知道,我这样的表现很不正常,乔乔……死了,我是那个最该痛苦,最该发疯,最该流泪的人。但是我偏偏哭不出来,也冲动不起来,我这里……好像被什么东西掏空了,空空的,空的!你懂么?空的!”

    罗迪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不想大吼大叫?不想痛哭一场,不想狠狠的喝他个昏天黑地?”陈小练低声道:“可是我现在怀疑,我是不是******脑子出问题了。我一点那样的感觉都没有,乔乔死了,她对我有多重要你明白的,但是……但是我就是******冷漠的像个机器人!我都不知道我怎么了,我真想……真想剁自己一刀!看看我还会不会有感觉,会不会疼,会不会流血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不会真的出了什么问题吧。”罗迪有些担忧:“心理问题?我看,你还是找个心理医生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医生?”陈小练冷笑:“系统兑换就能兑换到最好的医疗用品,而且,如果是精神上的问题,我只要用石中剑就可以祛除一切负面精神影响……需要什么医生?我现在怀疑,我是不是根本就是一个骨子里性子扭曲的混蛋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混蛋,我认识的那个陈小练,人情味比谁都重。”罗迪摇头:“是那种为了守护自己身边的人,肯去拼命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现在就像是这瓶酒。”陈小练拿起一个酒瓶,没有打开瓶盖,把酒瓶横了起来:“我知道自己应该是伤心,应该是痛苦的,就像这瓶子里,明明应该是有酒的——大家都认为这瓶子里应该有酒的,可当我把瓶子横过来的时候,却发现倒不出东西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轮胎走到中央休息区,看见桌子前孤独的坐着一个矮小的身影。

    轮胎缓缓走了过去,走到秀秀的身后。

    女孩趴在桌上,面前摆放着一张白纸,纸上是一张素描图,画像的内容……是乔乔。

    秀秀的画笔还很稚嫩,这张素描,和乔乔本人最多只有五六成相似。

    轮胎站在秀秀的身后,静静的看了一分钟,才低声道:“还不休息?”

    秀秀摇头,她低声道:“轮胎大哥,我……找不到姐姐的照片了,一张都找不到了。我只有把姐姐画出来,但是我画得太差太差了。我心里很害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?”

    “姐姐的一切都不存在了,连一张照片都没有,我担心……这样的话,过了很久之后,我脑海里姐姐的样子,都会渐渐的模糊……也许过几年,我想怀念她的时候,连她的样子都会记不住的……”

    秀秀用力咬着嘴唇,脸上满是泪水。

    轮胎伸出一只大手,粗糙的手掌按在秀秀的脑袋上,轻轻抚摸了一下。

    秀秀用力抓着面前的那张素描,双手将画纸的边缘都捏皱了,用力的抓起来,贴在自己的心口。

    轮胎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陈小练和罗迪进入基地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。

    轮胎坐在桌子前,面前放着一个威士忌酒瓶,酒已经只剩下不到三分之一了。

    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